觉得放鬆UwU

【REV GRAVITY FALLS】梦

 *微獵奇描寫

*文章结构溷乱

*描写不全,不能接受者自行迴避谢谢


 今天的早晨是这麽的灰暗,黑压压的乌云紧贴着地面,彷如只要一伸手便可以触碰到那溷沌不清的云雾。

Dipper Gleeful早起时见到的便是这副景象。纵然如此厚重的黑云并非第一次出现在这裡,这并不常见的景象仍然让他皱起了眉,觉得不太安心。或许是一种该死的既视感,他想,可是这样的景像是在哪裡看到过的?

这样围绕着他的不安情绪一直到他的姊姊睡醒出来吃早餐才稍稍散去——而那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嘿,早上好啊bro,」她随意坐下,就像个女王。「今天的天气还真是糟糕。你又要去那乱七八糟的森林裡找你那一点都不神祕的物种了吗?或许还带着你的金髮小情人一起?」

  「就如你所愿,」他瞥了他的胞姊一眼,啪的一声阖上手中的书本,语气带着不耐烦「还有sis,你把我的日誌藏到哪去了?」

  「哦,或许遗落在森林裡吧。」Mabel漫不经心地盯着自己的指甲瞧,上头似乎沾着墨渍「经过这么多天,你想它是不是已经被露水给打得溼透了呢?」少女似乎觉得说了甚么笑话似的,咯咯笑了起来「再加上今天的天气这麽糟,说不定在你找到之前你最喜欢的那页就要被打湿囉!」

  他旋过身,语带怒意的无心诅咒就这么从他的口中吐出「Mabel Gleeful ,要是真的因为这样日誌毁坏,你会不得好死!」

  他的姊姊在他后面笑得没心没肺,哈哈大笑「那这样,bro,我祝你会有个美好的死亡!」

————————

  Dipper Gleeful 如他姊姊所愿的约了那个金髮Southeast一同前往森林,他在前头走,Southeast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可说,这个话题被他用冷淡的"哦"给敷衍过去之后,另一个话题又会无缝接轨的搭上前一个话题的尾巴。他其实有点受不了女孩子那种聒噪且连环式的说话声,就是他的姊姊也不会这样不断围绕在同个话题上。

  他想回去了。就算被他的胞姊嘲笑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的难过。

  Gleeful 家的小少爷忍不住被自己吓了一跳。若是平常他是可以在一群比这位Southeast小姐还要烦上几千几百倍的社交名媛-Dipper将他们定义成交际花的女人之中待上几个小时。今天的他就像他的姐姐窝在房间裡一整天不出来在裡面读书一样的反常,今天的他到底怎么了。他忍不住困惑的蹙起眉。

  忽然间,他想起了什么。

  他拔腿狂奔,全然不理会后方Southeast小姐的困惑呼喊声。

————————

  他始终找不到那本日誌,就连他们平常常去的废弃工厂也没有,内心的不安感越来越浓,Dipper尝试将这种不安感归于时常出错的第六感--那个常常被他姊姊调侃说如果去猜拳的话,十次裡面会输个九次。

  他相信这次也会是那九次之一。不过他还是放弃寻找,决定回家。他觉得,答案如果不在日誌上,便会在家裡。

————————

  他以为他回到家时,迎接而来的会是平常他胞姊的嘲讽问候以及恶魔僕人唯唯诺诺欢迎回家的声音,但是今天的家却是一片黑暗而且沉默,不带人气,就像是今天的天气。

  他皱着眉,忽然觉得不太对。他大步的踏向屋子的最裡面,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Dipper不好的预感越来越重。他用力推开最裡面那间的门。而裡面的景象却让他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

   Dipper Gleeful曾经想过他如果没有推开那扇门,他是不是可以假装Mabel Gleeful还在,只是会像平时睡过头一样,晚一点出现在餐桌上、晚一点出声嘲讽他、晚一点和她说话、晚一点...... 没关係,他很有耐心,他可以慢慢等。

  可是他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但是希望却从来没有存在过。

————————

  Dipper Gleeful睁开眼睛,近乎渴求且贪婪的希望他的姐姐还能出现在他的眼前,进行每日对他的嘲笑和略带恶意的无害攻击,而迎向他的却是满是红花的画面,他的姊姊躺在房间的正中央,原来姣好的身躯如今像个破布娃娃,狼狈的瘫倒着。应该是繫着领结的胸口如今却被一个三角形的血洞给取而代之。原本生在主人青葱白嫩手指被散乱的丢在地上,左手无名指不见踪影。

  他痛苦得想要发出戚怆的呻吟,但声音却被他自己用弯下腰硬生生堵住,就像把盛满水的浴缸的排水孔用手挡住一样,喉咙不听使唤的发出咕噜噜的嘶嘶声响,似是口水被吐出的空气给挤压发出的,更像是即将溺毙的少年所发出最后的呼救声。

  可是那个能够救了他的人已经不在了。

  他尝试着想要靠近他的胞姊,但是走到一半时却觉得脚底像是採到了甚么东西。黏稠的血块沾在Dipper擦得钲亮的皮鞋上,他这才注意到地上是个……反转的魔法阵。

  他把Will召唤出来的魔法阵。

————————

  Dipper最后在她房间的桌上找到了日誌,它就这么端端正正的摆在曾满是化妆品保养品的桌上,周围倒是乾乾淨淨,只留了支蓝笔在书的左方,笔盖微微轻启,像是主人只是暂时离开这裡,等等就要继续回来书写一般。他用手指挑开一页,轻轻地划过他自行添增的目录,突然,少年的手指连着整个身子都颤了一下。

  【Mabel Gleeful of REV GRAVITY FALLS】

  他突然像是发了狂的野兽一般,撕抓着日誌,发红的双眼飢渴的搜寻着目录中所记载的那页,祈求着这不是另一个他的胞姊所开的玩笑。

  确实不是,他找到了那一页,就夹在了Southeast 家族介绍和神秘宝石说明的中间。那页就像是被硬塞进书裡一样,接缝处皱褶不堪,他翻页时纸张还发出了奇怪的嘎吱声。Dipper 颤着手把那页摊平,小心的读着上头的字迹,努力不把手中的书本给摔到地板上。

  【Mabel Gleeful of REV GRAVITY FALLS】

   年轻的18岁女性,蓝色眼珠和棕色长髮,长年带着髮带,上头有神秘宝石(详请请见下页......

   ......死因:成为【    】献给【     】。

   他读到了最下面,死因那里不知怎么的空了两块地方,Dipper用尽所有办法却甚么都没有显现出来。不过更下面倒是有一片蓝色的墨迹煳成了一团,使他看不清字体,怎么辨识都看不出来。但是一片煳掉的字迹从来就不会是Gleeful的困扰,他敲敲书,让墨水回归到沾水前的样子。看完那行字后,他终于无法阻止书本的掉落。

   『I Love you, Dipper Gleeful』

————————

  Dipper 用力的睁开了眼,摸了一把额头,一手的冷汗。脑中似乎在用力叫嚣着,好像忘了甚么事。他心烦的张开嘴想叫恶魔僕人把乾淨的手帕给送过来,却在要发出声时突然的止住。

  他想起刚刚所遗忘的『梦』了,一幕又一幕画面闪过了他的脑海,过目不忘的天赐这时成了恶魔的交换赠礼。那个随传随到的恶魔僕人是再也叫不来了。还有他的姐姐,再也不会高傲的看着他了。

  他沉重的闭上双眼,乞求这个梦并非是现实,总有一天会结束,厚重的云雾总会散去。一切都并非真实。

————————

  「你死了。」Will曾经那么唯唯诺诺的声音如今却带着电音,充满了讽刺的语调「Dipper Gleeful可是伤心得死去活来啊~」

  Mabel Gleeful 只是抬头看着它。恶魔发誓他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恬静的微笑出现在这位小姐脸上。「你曾经问过我的吧,如果要死,我会牺牲还是会把他给推出去?现在你知道答案了。」

  「小姐,」Will的声音忽然软了下来,不再那么尖锐「你怎么会愿意帮我呢,世界陷入溷乱不是你们两的希望吗?」

  Mabel 张了张嘴,最后却又闭了嘴,把手指头轻轻地压在唇上,柔柔的「嘘」了一声。

————————



其实我的设定中Will是天使假扮成的恶魔......,而反重力泉已经承受不住这姊弟两的乱搞决定放出另一个真"恶魔"来解决这个乱源.....。

就这样。

追踪突破100真的是吓到我了......真的非常非常谢谢大家的喜欢,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可以在这裡发文......

真的很谢谢大家接受我的文章。




评论(5)
热度(36)
  1. 魔羊*因為作業和搞事各種低更;DCYIM 转载了此文字
    刀,但我喜歡這種反轉雙子orz 快一刀砍死我

© CY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