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放鬆UwU

那个不为人知的秘密01

*老早以前的随笔后续

*新设定,和以前的人设有点不同

*应该会有后续

*大量自我设定,无法接受者请按上一页

————

  一个下雪的夜裡,一个人坐在门廊前的木头台阶上头,望着雪一点一点地飘下来,掉到街上,土地上,蓝灰色的衣服上。

  突然一个人坐到他的身旁,他不住地抖了一下,回身看他。

  那是一眼就足以让人便认出她的人,Mabel Gleeful,所有反重力全都认识的小小姐。

  Mabel 对他笑笑,问他能不能对他说个秘密,然后「替我保密。」

  「不管你是要带进棺材,还是在临死前告诉另一个人,叫他替你保守……」她语带恐吓,却是以开玩笑的表情说话「都没有差别。世上除了Gleeful家外只有一个人能知道这个秘密,我只关心数量,不在乎是谁。」

  他点了点头「我会保守秘密。」

  Mabel没再说甚麽,只是笑了笑,朝外看着雪。她今天穿着彷彿戏服一般的衣赏,黑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袖子,边缘都绣着细密的蕾丝,外头披着一件黑色的无袖外挂,仔细一瞧才发现它会随着动作泛着出莹蓝的色调。腰上系着丝带,头髮编成一长串,细细一条,却意外性的长,搭在胸前裸露的白色皮肤上。

  他俩都没出声,四周只有落雪的细微声响。

  Mabel 终于开了口「你不问我要说甚麽吗?」

  他:「问了有甚麽好处?有甚麽坏处?不问我就不需要保守秘密。」

  Mabel 笑:「你可真消极。」

  又说「事情憋了久了,总想摊开来说一说。不能跟已经知道的人说,那样就没了意义。」

  他「所以你就随便找个陌生人?这样知道秘密的人知道你说出去还不杀了我。」

  Mabel 笑了起来「你倒是会说话,但是也不拒绝听我的秘密」

  他「这可不是现成的秘密?世人都喜欢祕密的。」

  Mabel 「也不是甚麽大事,我和Dipper Gleeful是姊弟,这个大家都知道的吧?」

  他点点头。

  「其实不是。他是哥哥,我是妹妹,而且我隔了40分钟才被生出来。」

  「我们的父母只是随着马戏团走的成员,是耍飞刀的和驯兽师。我出生时,他们都很意外,因为他们一直以为只有我哥哥一个男孩,他们失望透顶了,因为团裡只缺一个魔术师的位置,我一个女孩生出来该摆哪呢?」

  「那是个很大很大的马戏团,表演者近乎饱和了,多养一个都是负担。那时马戏团在巡迴的地区不知怎麽的都特别野蛮,喜欢流血,但是不允许死亡,是个迷信得不行的地区,相信流血可以去晦气,所以表演多多少少都会出现流血场面。」

  「我和哥哥还小的时候,他们只要不是吃饭时间,就会把我们锁在野兽栏旁的一个隔间裡。那个隔间不小,摆的下一张床和书桌。可是,没有灯,只有不大的窗户会透进月光,而月亮不出来的时候,就只有爸妈留下的几根小蜡烛。稍微朝它用力呼吸个几声就灭了。从我们会说话时就被关在裡面了,哥哥比我还要慢会说话,可是他一说就是一整句,我们就躺在床上一起聊天,小声地聊,因为聊得太大声旁边的野兽就会开始吼,」她沉默了一下「那时我们都很害怕。」

他不搭话,就看着外头的雪。

  Mabel 自顾自地说下去「自从我的哥哥拿得起小匕首之后,我就会在表演时被带上场。你也知道肯定不是显摆,我的母亲可以说是厌烦死我了,我会被绑在木板子上,给我的父亲当靶子用,而他每场肯定都会让刀从我侧边的皮肤飞过去。偶尔母亲兴致一来就会从野兽表演区过来甩给我一鞭,鲜红鲜红的伤口就开始滴血,而整个马戏团的观众都沸腾了。」

  她歪歪头「就比我们表演的欢呼声还要更大声,更野蛮。」

  他没什麽反应。Mabel 看着他继续说。

  「我第一次被绑的时候吓得半死,动都不敢动,只能睁大眼睛看着前面……那时我5岁。被放下来时候我就躲在哥哥的怀裡一直哭,哥哥用上次带进来的新被单帮我包扎。可是我的父母回来后骂我为何在场上不哭,因为这样他们会给马戏团更多的钱。」

  「我之后每场表演都会露出害怕的动作,有时候是哭叫,有时候是颤抖,可是我不敢挣扎,虽然那样的钱会赚得最多。可是哥哥怕我会感染,就教我不要动,不要让刀子射中重要的器官。」

  「至于哥哥,5岁之后爸爸就把他带出去教他丢飞刀,回来每次都是伤,就换我帮他处理伤口。哥哥很少哭,很多时候只是坐在那边沉默,我包扎完之后就抱着我,我就只能拍拍他,低声地哼一点歌给他听,他就慢慢地睡着,我有时候同他一起睡,有时候就被抓出去表演。」

  Mabel的声音突然轻了下来「我们过的一直都是这种生活,直到我十岁。我们被送去会魔术的叔公那学魔术,因为叔公答应负担我们俩的食宿,所以父母就把我一起送过去了。这5年裡我们被抓到场上当靶子,当作非人一样的训练,但最多的还是待在黑暗裡,我和哥哥两个人。」

  他突然瞧见了远方走过来一个人。他对沉浸在过去的Gleeful小姐叫了一声「喂,你的哥哥来了。」

  Mabel也看到了,站起来对他浅浅的一笑「是弟弟呦,不要忘记了。今天的秘密,要小心地藏好哦,不然反重力泉的鬼魂不会放过你的。」

  「再告诉你一个祕密吧?」她小声地说「我们是不会魔法的,那种东西只存在在故事裡,所有东西都只有魔术,没有魔法。」说完就慢慢地走下台阶,朝Dipper Gleeful 走过去。他替她披上黑色大衣,对她说了几句话,两人渐渐消失在愈发大的雪幕之中。

  他依然坐在台阶上,看着下雪的夜景。

————

大家就把这当全新的人物看吧。Dipper是依然冷静,但是后来会有点单纯的表现(嗯?我是不是剧透了?),Mabel倒是性情大变,从活泼外向但阴狠狡诈的善妒女孩变成了冷豔妩媚懂得交际应酬的小小姐(还是很阴狠的我保证)。两人在现在的世界观裡都是17岁。

那个"他"可以是任何人,是你,是我,或谁都不是,当成Mabel突然想到对一个空台阶说话也行。

想要试着说说看角色的过去,可能虐心,可能悲惨,可能残忍,可能有爱,可能有希望,可能....也同有不好的结局。我还不知道,因为我还没写完(#

最后,谢谢你的喜欢。

评论
热度(7)

© CYIM | Powered by LOFTER